Presenter

渣翻。喜欢阅读,喜欢推荐。

【《夏日终曲》 by André Aciman】(五)

【渣翻。纯属给自己挖了个坑,以锻炼能力为主。

本人有买官方中文版,是一边在翻一边看的,先翻后看,每次翻完都有跟官方做对照,有时候也会做些修改。

(因为本人能力有限,所以是按照官方的改编格式翻的,有借鉴翻译风格。)

因为没有计划每次要翻多少,所以为了能够翻的更舒服一点,会把原书中的章节目录给拿掉,重做调整。

现有存稿,日更,存稿发完后就会更新不定了。这个到时候会提的。

“**”表示这里是官方翻译。

另外,本人经常习惯性的以中国人惯性的阅读理解方式翻译,所以非常喜欢自己加进去些过渡词和联词,导致有时候翻译会与原文有少许出路。这一点还望大家多多包涵。

PS : 真的热烈欢迎看过英文原著的朋友们提出意见和建议,会认真看的,如果没错的话也会参考的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No.9

  如同钢铁般冷酷的眼神总是一再的去而复返。

  有一天,我在后花园的游泳池旁那张已经成了我“专属”的桌子那儿练吉他,他就躺在我附近的草地上,我立刻就感受到了那种注视。

  我专注在指板的演奏上时,他就一直在盯着我,等我突然的抬起头,想看看他是否喜欢我弹的曲子时,那眼神便如约而至:锋利、冷酷、像是明晃晃亮着的刀刃,在被目标发现后立刻收回了,并给予了我一个温和的微笑,似乎在对我说:此时此刻没有必要隐藏。(这眼神其实是Oliver迫切的占有欲吧。André描写的真的很带感了哈哈。)

  我要离他远一点。

  他一定是注意到我被吓到了,为了能够安慰到我,他问了我关于吉他的问题。我警惕他警惕的实在太强了,我没有办法诚实的回答他。听到我慌乱的回答,他也许是怀疑我还有更多没有表现出来的差错在。

  “不要再回答了,再弹一遍就好了。”

  “可我感觉你讨厌这首曲子。”(傻孩子,他这是太喜欢了啊。( ̄▽ ̄)~*)

  “讨厌?你为什么要这样想?”

   我们争论个不停。

  “你再弹一遍就是了好吗?”

  “同一首?”

  “同一首。”(Oh, my God, how can they be so cute?)

  我站了起来,走进了*起居室*,开了大落地窗,以确保他能听见我在钢琴上弹奏的同一首曲子。他跟着我走到一半,然后靠着木窗听了一段。

  “你改了它。这不是同一首。你改了什么?”

  “我只是用了Liszt的即兴风格来演奏它。”

  “请你再弹一次就是了!”

  我喜欢看他假装气急了的样子,所以我又重新弹了这首曲子。

  过了一会,他开口道:“不敢相信,你又改了。”

  “嗯,不是很多啦。这就像Busoni改编了Liszt版本时的演奏方法。”

  “你就不能按Bach写的来弹吗?”

  “但Bach从未写过吉他的版本啊。他说不定连大提琴的版本都没写过。事实上,我们连这曲子的创作人是不是Bach都无从得知。”(翻这段真的笑死我,就是不让你如愿,就是不让哈哈,Elio小天使真的太可爱了。)

  “当我没请求过你。”

  “好啦好啦,不要这么激动嘛,”这回换我勉强答应,“这是我改编的Bach,与Liszt和Busoni无关,这是非常年轻的Bach献给他兄弟的作品。”(Ah, shit, Italian men are gonna kill people.‖Elio小天使撩起来简直天杀的。〃∀〃‖ )

  从一开始弹的时候,我就很清楚这首曲子的哪一个乐句撩拨到了他。

  每当我演奏到那一段的时候,都把那当做一个小小的礼物送给他,因为那的确是献给他的,那代表着我生命中无与伦比的地方,不需要天赋就能懂,而且激励了我把一段长长的华丽乐章加进了乐曲里。

  只为他。(Oh, my dear boy.)

  我们在调情,而这件事他必定比我先看出了眉目。

I really love this part of today.

——19.08.08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o be continue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!!!因为从九号开始我就没有再翻译了,所以我的存稿正式全部发完,也就没办法再做到日更了。

我也快开学了,有很多东西要准备,时间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。

不过大家放心,短时间内,一周最少三更我还是能保证的,不过到时候字数可能就需要大家多多包涵了。(毕竟质量还是不能差的,不是吗?( ̄▽ ̄)~*)

比心。!!!

(明天应该会有一更,更完我就会马上去整理合辑二,然后再发出来。)

 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7)